66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优秀作文大全!

www.633270.com:读你作文1000字

作者: | 人气:1 | 时间:2017-08-24

  篇一:读你
  你说,总有阳光一路撒下唱不完的歌。——题记
  封面·人生若只如初见
  该拿什么来比喻,才能具体地描绘你呢?暖春午后的阳光,柔柔软软地在你乌黑的发上抹上一层光晕,空气中清新的花香与悦耳的鸟鸣,都仿佛只是为了衬托你眸光微敛、专心研读的模样。我愣愣地呆在原地,毫不遮掩的目光,使你很快发现了我这个“偷窥者”,可是美好的你呀,抬起头来冲我笑笑,眼睛眯成了可爱的月牙儿:“来,一起坐坐吧!”
  对了,你在那瞬间,圣洁得就像是《洛神赋》里不染纤尘的女子,刹那的感觉,是惊艳。
  扉页·浓妆浅衬海棠春
  “错觉而已啦,是错觉……”自来熟的你并不像表面那样不可亲近,你调皮地朝我吐吐舌头,拉着我,说要为我介绍这偌大图书室里的藏物。古木沉沉的香气与纸张浅浅的清香,在你富有跳跃力的语调里,似乎都被赐于了生命。“看,这边呢,是严谨古板的历史类书籍,不过他们可都是老实人呢;那边啊,是青春无敌的漫画教程书哦……”我被你轻轻地牵着,仔细聆听着你话语中的暖意,不由得微笑起来。
  此刻的你就像蜕去禁锢的风,化身十四行诗含苞待放的玫瑰,尽情展现着诱人的魅力。
  内文·疾风不敌案上樽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书呢?”美好的图书馆之旅,在被扔得到处都是套书的书柜前停下,你惊讶地环视一周,面无惧色地瞪着两个若无其事的“罪魁祸首”,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语气中是满满的呵责。
  “书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是历史的见证者,是智慧的结晶。你们之所以能来这里读书,是因为书教会了你们认字!而你们……竟然如此忘恩负义?”条条在理,头头是道,你仿佛一下子从自由之风变为灼烧之火,严厉地教育着个头高你许多的两个男子汉,对他们的傲慢不屑更是痛心疾首。
  午后的阳光掺着初春的气息扑面而来,为你坚毅的面孔镀上一层金光。你一定是个很爱书的人,我想,读书时忘我的姿态,对各类书籍的了如指掌,还有,像变了个人似的,执着地维护着书籍。或者说,你就是一本精彩的书。两个男子汉在你严厉却并不泼狠的说教下,终于面露惭愧之色,你满意地看着他们将散乱的书捡起来放好,转过身来浅浅一笑,宛如灼灼桃花:“我们走吧!”
  仿佛《圣女贞德》里凯旋的武士,温柔而庄严地振臂高呼。
  封底·当时只道是寻常
  夜风清冷,我定定地站在图书馆门外,透过昏黄的灯光,看着你疲惫而满足的背影。你对我说,很荣幸,你是这里唯一的图书管理员。面对你送别时的微笑,我只是浅笑着点头。
  没有告诉你,与你相遇的这一天,就像深读一本名家的书,把人性全部美好的一面都展现给这个世界。读你,仿佛在蔚蓝的书海里,遇见灼灼温暖的春天。
  
  篇二:读你
  你像一本书,儿时,我趴在书页上无聊地翻动着;大一些时,我捧着书粗略地浏览;长大了,我捧着它,细细品读,但你却是那样神秘,难懂。
  小时候,身边就多出了一道伟岸而又陌生的身影,随着岁月的冲洗,你的轮廓渐渐分明,你喜欢背着我上街,看花看草。每当有人谈起我,你总会发出阵阵过瘾的笑声,我知道,你很开心,但我不解的是,你为什么每夜都让母亲替你按摩脖子,还发出那与笑声截然不同的闷哼声。
  读你,不懂。
  当我走进了新的学校,认识了新的朋友,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你才离我越来越远。那天,朋友约我出去,我固执地期待着出门后的自由,却忽略了你的阻挠。我没有发现,天上的乌云开始蔓延,一如你额间的皱纹,一向爽朗开心的你,在我的一阵怒吼后沉默了。我不太理解那时你的表情,像暴晒后的土地,干裂,颓然。
  读你,不懂。
  中考前夕,教室黑板上已经开始了倒计时,计时牌上的数字与每天的作业量成反比。夜晚,伴随着冷清月光的,还有我窗前昏暗的灯光,你总站在门口,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灯下睡眼惺忪的我。你劝我早点睡,我懒得转过头,无视你的存在。月亮被云遮住了,你仍在催促,是我的固执还是你的急躁?你的怒火爆发了,我不记得你是如何宣泄你的情感的,只记得最后那一句你用怒气包裹的话:“好,我不管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很晚,我却清晰地听到了隔壁的叹息声……
  读你,不懂。
  看你花白的双鬓,浑浊的双眼,干皱的皮肤,父亲,我似乎懂了。我懂了你欢乐之后的责任,你沉默之中的关切,你愤怒过后的省视。再读你,我读出了父爱的辛酸、厚重和无言。一路上,你的白发、愁容和背影早已刻入我的心中,编纂成一本最珍贵的书,它的名字叫“父亲”。
  再小心翼翼地捧起你,轻轻翻开书页,走向前方,然后,细细读你。我知道未来有一天,我会真正地懂你,感谢有你,父亲,我会认真“读你”。
  
  篇三:读你
  十里长堤之上,夜色笼罩四野,车头灯似莽撞的兔子跃进这肃穆的苍青色。我头轻轻倚着车窗,用痴醉的目光看你,看这容貌依旧的你。我是否该在你额前一吻呢,我的故乡?
  爸爸拉开车门,轻声道:“路太长,出来休息下吧。”我应声而出,被野性的山风揽了个满怀,注视着江堤前水波温情脉脉的长江,货轮、渔船在夜色中亮着警示的光芒,忽明忽暗;那岸边繁华的都市有彻夜不熄的夜世界和川流的车群,散发着流光。转过头来,这儿是一片已入梦乡的恬静,蛐蛐儿眯着眼絮语,微风撩起山林的情思,长过衣襟的野草随风轻摇却抖下了簌簌的乡思。伫立于此,胸口汹涌的乡愁几欲喷薄。我已无法用简单的“看你”、“听你”、“嗅你”、“触你”来形容我的情感,唯有那温柔的“读你”二字称我心意。
  阔别三年的故乡,你已睡下,知否?知否?一个游子正在你的睡脸上静静注目着,读着你被时光雕出的丝丝皱纹,读着你为哺育儿孙在眼角新添的哀怅?
  萤火虫密谋着,在我转眼的一刹那,手挽起手,合伙点燃了山火。一刻间,山林没有了秘密,每一个角落都亮起了清明透彻的光芒,但这光芒熹微,并没有因此照醒故乡。在群山连绵的夏日宁夜,我沐浴山风,在悄无声息中观赏一场山火,只是这山火无热无躁,尽是多添了几分幽幽罢了。
  地上山火,天上银河。仰头而望,璀璨金光星罗棋布,浩瀚气势要把我吸入其中,蔚蓝深沉的天空低吟着诗句,最后沉沉睡去。哦,故乡,这星光是你在梦中思念游子的泪珠吗?这份思念如此清澈,以至于发出这等异耀的辉光!因为我从你赐予我的这夜星空中,读出了你在梦中悄声呓语的哀愁。“你当初被我们接到城里去念书时,也是晚上,萤火虫和星星同样这般闪亮。”爸爸倚在车身上,仰头凝视夜空,任浮游的萤光在身边晃荡。
  我愣住了。故乡,你那殷切盼归的心我读懂了,眼睛却怎么泛出泪来?你用夏日最热烈美好的景送我离开,望我早归,哪知却是一别三年?今日你以同样之景迎我归来,怎不让我感激?
  月光白花花的,像懂事的孤儿在长堤两旁的树下荡着秋千。农屋已熄灭灯火,在微弱偶起的蝉声和蛐蛐儿的梦话中沉眠。野草依旧挥着手,文静地庆祝我回家。只有明灭的萤火映亮我的双眸,作最后的仪式。这便是你的语言,千万般形式不过一句慈母的轻语:“你回来了!”
  释迦拈花时,迦叶笑了,人们问:迦叶为何而笑?大宁禅师说:因为他想笑。如我现在这般,读懂你是多么值得欢呼庆幸的事,而我却没了缘由的,在你多般形式的言语下,无声而独寂地垂泪。
  读你,读你。故乡,读你这浓愁的乡情。
  
  篇四:读你

  冬日的寒星寂寥无比,我披上单薄的风衣走出校门。门口同往常一样喧闹嘈杂,各色车辆挤得我呼吸沉重。我伸出冻僵的手拢了拢险些滑落的书包带子,微微地叹了口气。人潮汹涌中,我一个人走向路口,因为孤独时时侵噬着我单薄的心,此刻表情冷漠,越发觉得自己是被遗落在深海的珍珠,寂寞流光而从来无人看见。
  寒风中皮肤纹理寸寸撕裂,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哭,但扯了扯衣角还是忍住。
  远处的街口灯光微弱,我快步跑去。你正在收拾小店凌乱的食品,我轻轻地把书包放在冰凉的椅子上,然后柔声地叫了声“爸”。
  你抬头看了看我,语气异常兴奋地对我说:“女儿啊,今天生意特别好,我和你妈都忙不过来了。”我无奈地回应了你一个酸涩的笑容,伸手想帮你整理一下桌子,你再次抬头叫我不要动,你自己来就好,于是我安静地站在边上看你忙碌。
  看着你屈下的腰,我想到了很久以前你把我放在肩头奔跑的样子,那时多么年轻蓬勃啊,如今竟不复当年了。如今你的头发谢顶得更加严重,你弯着眼角微笑时皱纹仿佛时光的褶皱,一层一层开始结痂。时光老旧的伤痕在你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66作文网 www.wzkewei.com)
  我终于感觉到疼了,代替虚无的空洞。我背过身去,路灯黑色的漆皮开始掉落,一寸一寸是光阴烙下的疼痛过去。我的父亲也有过最年轻,如同这路灯刚装上时闪耀的骄傲。
  我都知道,你把青春献给家庭。这一刻我深深感到愧怍。曾经,我极度鄙夷你如同小市民的市侩、虚浮与贪婪,而我又何尝不是时常厚颜无耻地伸手向你要钱,眼神自然却心里渴求,如同一切都是我应得的。曾经,我在心里不只一次地咒骂过你,你的偏心,你对弟弟永远比对我要好一分,我也恨过你对于母亲的背叛,对于我的不管不顾。
  这时看着你的脸庞再无年轻时那般利落的轮廓时,我终于面对着呼啸的北风清醒过来。
  你爱我。你对我几乎有求必应,从小到大,我钟爱的娃娃、倾心的衣裙、渴求的书籍,你何时拒绝过我?我任性摔门而去,夜里久久不归,你何时呵斥过我?我带着惨败的成绩回家,花钱不知节制的时候,你又何时责备过我?
  爸,对不起!我不该那样地对你视而不见。
  十六年的相处,我沉睡在虚空中就要死去的心,在此刻才被唤醒。我的虚荣,我的自私,我的自命清高,我的浅薄,模糊了你的爱。这个冬夜,寒风凛冽如闪烁的钻石,我终于清醒过来。
  我看着你拉下卷闸门,忽然心情如潮水般汹涌。我跨上你的摩托车后座,用手紧紧攥住你的棉衣,把头深深埋下,迎风落泪。
  爸,我读过那么多书,至今才发现你是最值得我读的,我失明的双目此刻复明,在时间这个巨大沙漏下仿佛流光的珍珠。
  终于读懂世间最深沉的情感。爸,我爱你!
  
  篇五:读你
  你,我最亲爱的人,让我一页一页地读你、懂你、了解你,好吗?
  翻开第一页,5月17日,你被医生抱了出来,你的母亲对于你这个无论怎样也不肯离开温暖“房子”的晚产儿,早已无可奈何,却见你迟迟不肯哭出声来,着急而又心疼地看着医生用力拍打你那粉嫩的屁屁,终于听到一声响亮的哭声了。读到这里,我笑了,你可真是个倔强的娃儿。
  我一页一页地翻着,时光在指尖飞快地流逝,我却开始读不懂你了。四年级的一个午后,你父母带着一张报纸和一张宣传纸回来,满脸笑容地让你去作文班。你却瞬间拉下脸来,仿佛乌云笼罩,你生气地指责父母不懂你,不知道你平生最讨厌的便是被人叫去写作文。这不是第一次和父母吵架,却是吵得最凶的一次。你带着愤怒走进房间,把同样生气却又无可奈何的父母“啪”地关在门外。紧闭的房门上写满了你的倔强,一副九头牛也拉不回的模样。读着这样的你,我感伤而迷茫,年轻气盛的你何时才能明白父母的良苦用心?
  很快你上了初中,初一的一个周末,你皱着眉从作业堆中抬头,门外的咳嗽声吵得你实在静不下心来。你用力打开房门,看着正咳嗽着的母亲,你带着一丝被打扰的愤怒和满满的关心说:“妈,我拜托你吃点药吧!”说着便找来药倒好水放在母亲的面前。“你把药吃了我才去做作业,如果你不吃药我便不做!”当时的你脸上写满了倔强。不知为何,我开始读懂你了,读懂你那双带着倔强的眼睛以及那颗写满倔强的心。我竟有些感动和欣慰。终于,你终于开始关心父母了。
  初中生活枯燥乏味,随着书页翻过的还有数不尽的习题。转眼,我便读到初二的你了。一天,你带着解完函数的喜悦大声地对父母宣布:“我要学吉他,无论如何你们都要让我学!”我同你的父母一样惊讶,自从四年级的那次大吵后,我一直以为你对课外兴趣班已经提不起丝毫的兴趣了,原来是我错了。“吉他是我的梦想。”这是你藏在心底从未说出的话。原来,你并不是故意和父母吵架;原来,你并不是不明白父母的用心良苦;原来,你并不是故意倔强。一切只因为,你有你的梦想。读到这里,我觉得我开始真正地读懂你了。
  读你,于我是一种享受。你只是一个平凡的初中生,却有着丰富的内心世界;你只是一个倔强的孩子,但是,当背上吉他,一步步实现梦想的时候,你便是上帝遗落在人间的天使。
  我读懂了你,便也读懂了我,因为你就是我,我便是你。
  
  篇六:读你
  打开书的扉页,我在想:我要读你多久?我究竟能读你多久?
  只是一本朴实无华的书而已,甚至书页已微微泛了黄。这种书,对嗜书如命的我来说,还真没有多大的吸引力。
  奇特的是,这本书竟没有序言,在本该是序言的页面上只有一个日期:1998年8月28日。是日记?“窗外的天微微亮了,阳光从叶缝间射进来,是天神在预祝这个小生命的到来吗?那么,谢谢了。”咦,8月28日,是我的生日啊!
  指尖轻轻叩着书页,响起“沙沙”声,像是心与心之间在摩擦。“你满月了,一个人蜷缩在被子里,谁也不理。这时候,就算你再也不理我了,我也想要给你全世界。”“沙沙”声停止了,像有什么东西喷出来似的,暖过了一切。“你还是会理我的,不过,却是张嘴就哇哇大哭。好了,至少你动过了。有那么一秒钟,和你的眼睛对视,只有一瞬而已,我却从你宛若透明的眸子里看出好多东西。”什么东西呢?还带着些许凉意的风袭来,书页弹动着翻了几页,再抚平,发现纸上已经印上了汗印。
  用指甲刮过一个个字,想要读懂每一个点、每一个钩,略略用了些力道,纸上便留下了一条长长的刮痕。“你病了,有点发烧,12点左右的时候又吐了,一天没吃东西,却没有哭。我轻轻地把下巴搁在你光溜溜的头上,你小小的身子像一片棉花,却有着比成人不知暖几倍的体温。你能在我的怀里,温暖我一辈子吗?”
  一页页地读,能参透多少我也不知道。“你会说话了!你说的第一个音是‘哥’,当时激动得马上把你哥叫来,现在想来,那可能只是拟声词罢了。人家说很少看见我这么激动的,呵呵,恐怕以后激动的次数一定会慢慢增加的。”“今天给了你一只勺子,你竟然真的能顺手挖起一勺花生,虽说掉了不少,毕竟可以证明,你有独立能力了……第一次自己穿衣服,你做到了!”“我相信你一定会把搬东西的任务完成,我一直都相信你。”刻意不去数究竟有多少个“第一次”,却是一页页地读,读破了我的一片心。
  一股清凉突然不请自来,窗外渗来了几根斜斜的雨丝,风中凉意更甚。
  “今天的雨下得很大。也许,这是我最不想记录的‘第一次’。你口齿清晰地反驳我的一个个看法,我突然记起来,你已经是幼儿园的毕业生了。你把自己关进房间。你长大了,我不必再管着你了。那么,这日记,终于可以停了。可是,你要记住:宝贝,妈妈会一直陪你到最后。”
  书页湿了,本以为是雨丝的浸润,却发现其实是默默滴下的泪滴渗进了纸上的一个个字。
  封面上,分明清楚地写着——爱你的妈妈。
  其实,我读不完呀,读书,读你。
  可以读你多久?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长,我可以用一生来回答吗?
  
  篇七:读你
  我愿在夏风中,读你树叶一碧,然后微笑,然后等待。
  ——题记
  已记不真切我何时第一次见你。当你怀着抱孙子的心却迎来了一个呱呱坠地的女婴,你一定是很难过的吧?然而人总是要面对现实,你只能坦然接受。当我记事了,见到你只觉十分陌生:脸上的笑容显现出干皱的皮肤,眼睛如掉入沙子中的珍珠,污浊没有光彩,灰不灰白不白的头发在萧瑟的冬风中被一根一根地吹起,如同争先报战功的士兵。我的奶奶竟然是这样的一个老太婆,我失望,却还是要强笑,叫一声“奶奶”。
  接触多了,我发现你患上了支气管炎,呼吸中带着沉重的咳嗽声。我有些反感你离我那么近,让我听到如此讨厌的声音。也不知你是没发现还是假装不知道,一个劲地跟我说:“来,吃这个,能补脑。”“这个很好吃的,是特产,多吃几口。”“再吃块肉。”我平素不喜欢沾腥,你却一个劲地夹,真不知你是不是故意,于是我闷闷不乐地说了一句:“我不想吃肉!”你正夹着肉的筷子顿住,随后肉慢慢放回了盘子里,你的手缩了回来,放下筷子,有些手足无措地摩着双手,低声说:“我不知道你不想吃肉……没关系,我不夹了,你吃吧。”看着你的神情,我有些歉疚,不过很快便装作若无其事,吃着自己的饭,心想这一定是你在报复我,因为我是女孩。
  离开你时,我在房外等父母收拾好出来搭车,却无意听见你在细心叮嘱他们:“……女孩子娇气,所以该满足的就满足,记住她不喜欢吃肉,以后多弄素菜……”都是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一个老人,怎么有这么清楚的记忆?我感动,同时迷惑。有时,我真读不懂你。
  再见到你,已是爷爷病重。他每天只能输营养液,但气色依然很好。我感叹,人这一生也就这么短,到了命定的岁数,就像一片落叶一样,飘走了,杳无踪迹。看到你在爷爷面前笑着说遇到的趣闻轶事,两个人一起笑得灿烂,我便惊奇:怎么你还笑得出来?离开了爷爷,你回到自己的房间,轻轻掩上房门,很久不出来。于是我就装作拿东西进房间,你见我进来,匆忙抹了几把脸,笑了笑。我问:“怎么了?”你默默答:“没什么。”就着灯光,我能看到你浑浊的眼球闪着亮光。
  你真是一个温柔的女子,心细宽容,感情细腻丰富,对爷爷的病,你无能为力,却懂得为他排忧解难,让他开怀。你并不是重男轻女,而是怕伺候不好我这个“小公主”,我之前还那样想你,现在想来真是有些可笑。毕竟岁月是公平的,让我成长,让我看懂你,而你,在岁月的侵蚀下愈发苍老了。读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我仍想将你当成一棵树,读懂你细密年轮下无人在意的伤悲。
  只是,时间还允许我这样做吗?只愿上天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