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文章网, 最全、最新、最实时的知识分享平台!

www.hg4554.com:二三四五六七八九/转载——南忆天门(作者:sheesheep)五、六、七、八

作者: | 人气:12 | 时间:2017-03-27

老虎机游戏:“但今年教育部出台规定严格电子学籍,不能‘双跨’注册学籍,所以这批学生受到影响。

一 : 转载——南忆天门(作者:sheesheep)五、六、七、八

转载——南忆天门(作者:sheesheep)

如来殿

在别人眼里,金蝉子像是如来殿里一个沉默的书生。千年的修行,他种下善缘,却始终没能成佛。佛是什么,他不想也没有兴趣。只愿意偶尔帮帮小蚂蚁搬家,送送迷路的小兔子。在那高不可攀的如来殿,他看到妖精森林里那个孤独的女孩,对着太阳东升西落自言自语。几百年阴森的森林,为什么她还是可以活得那么快乐?s K+uwt
又过了五百年,他看到小莲变成了观音身边的莲花童女,却依然很孤独。他没有说话,从地下到天上,他只愿这样默默看着她。再过五百年,又会怎样呢?他想。

京城郊外 南风山庄

皓南不是容易放弃的人,他的人生没有失败过。他当着宗保少爷的面,劫走了穆桂英,告诉他有胆就去郊外的南风山庄。他把桂英关在山庄里,看着这个他一心想要得到的女子,眼里却没有一点慈悲。三年的同门情,他还是不会心慈手软。
皓南悠然地坐在屋里看书,静静地等着宗保到来。他早就算出这个痴情种子会不顾危险地来救她。他不明白为何这个有勇无谋的杨家公子可以让桂英情愿更改天命。有那么一个时刻,他觉得很受伤,为什么文韬武略样样不如自己的宗保,可以让一个女人痴心到这样的地步。皓南有他自己的骄傲,穆桂英也只不过是他人生中的一个战利品而已。
傻小子果然冲了进来。只是让他惊诧的是那一车的轰天雷。天底下真有如此的愚人。也许在爱情面前,人往往会失去理智,更何况本来就理智不足的人呢?l\V1c90m
“宗保,不要啊,我死不要紧,可是你不值得啊――”桂英声嘶力竭的呼喊。大凡英雄人物的爱情总是豪壮有余,却智慧不足。所谓的轰轰烈烈,不过是在世人面前成就一个好名声罢了。谁愿意自己的爱情就这样被祭了旗呢?
“少爷,不要啊――”远处,飘来排风焦急的声音。
“排风你快走,不关你的事。”宗保喊道。
皓南看着排风,又是她!这个天波府的烧火丫头总是让他有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心烦。
“耶律皓南,你这个卑鄙小人,我一定要和你同归于尽。”
“杨宗保,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你真舍得让她和你一起死吗?”皓南的脸上是如此自信的笑容。这一句,让众人惊诧,包括排风。宗保犹豫了,桂英急得大喊大叫。
所谓爱,真的需要同生共死吗?
排风突然一个跃起,烧火棒挥向皓南。他只是一闪,随手就把她推到地上。
“真是自不量力!”他冷冷道。
“耶律皓南,我家少爷和穆姑娘真心相爱,你为什么要拆散他们,三番两次害我们杨家?”
“你有必要知道吗?死到临头,还是顾好自己吧!”这时,那边傻站着的杨宗保总算有些动静了。他抓起轰天雷,正要点下去。“哈哈哈,杨宗保,你果然对桂英有情。好吧,我就成全你们,桂英你走吧。”
众人的惊诧。“为什么?”“我不需要一个对我没心的妻子。” :
宗保总算长舒一口气,欢喜离去。
只是那一头,那抹狡黠的微笑却印在了排风的心里。隐隐觉得,这个男子不会就此罢手。


天上
“我们见过吗?”莲花童女问。
“缘生缘灭,见过没见过又如何?”金蝉子答。
“我总觉得你让我想起了山那头的太阳。”
“是吗?” _
“你叫什么名字?”
“金蝉子。”
“我叫小莲。以后我可以去找你说话吗?”
金蝉子笑了。

汴京

宗保少爷终于要和穆姑娘成婚了。排风可高兴了。只是这一天,家里来的卢老爷,让排风隐隐想起了幼年的灭门之祸。是这个所谓的卢大善人杀了她全家,气愤难当,挥掌打去,意料之中的是杨家众人的阻拦。英雄有时会对恩人有种盲目的崇拜。一个恶人做了一件好事,他就可以彻底地脱胎换骨;而一个好人,做了恶事,他也永远被人不耻。这只不过是第一印象太顽固罢了。
宗保少爷的婚最后还是没结成。穆姑娘中邪了,大闹婚礼,差点伤了杨六郎。那一身红衣的新娘,就像雨中受伤的野兽,仓皇逃走之后,只留下宗保少爷伤心欲绝的身影。排风的心情跌倒了谷底,为自己也为宗保少爷。穆桂英比皓南想象中的顽强。她骗过所有人,甘愿忍受这城里人们的唾骂。在那个和皓南成婚的夜晚,像她眼里的妖孽,狠狠地刺出了一刀。这一刀,绝对比恨本身更狠。几天后,桂英回到了杨家,重新成了这京城的英雄。她拿回了皓南手里的辽国玉玺,这玉玺不过是这个女子为了挽回爱人的最好工具。皓南的通缉令却是满布皇城。曾几何时,风光无限的他,却要忍受比刀伤更痛的唾骂。可是他不会输,即便这次连天都不帮他,他还是活了过来。耶律皓南不能就这样死了!多少次,从童年到少年,从少年到青年,他都是这样对自己说。
重遇北汉的叛臣,皓南的人生又燃起了希望。给卢善衡喂下毒药,这个窝囊自私的老头重新变成了皓南的狗。重遇昔日的仇人,排风不愿杨家众人在恩仇间摇摆。背上行囊,头也不回地跨出家门。这一去,不知还能回到昔日的无忧岁月吗。
他,忍着心中的悲愤,踏上寻找黄金的旅途。
她,抑不住眼里的仇恨,跟着那个男子的脚步。
很多年后,他们发现,这是一条无尽的道路。


天上

“王母娘娘不好啦,孙悟空竟然跑啦。”太白金星平日里就够慌张了,今天这样的场合他更是像死了一次一样。
“什么?那妖孽不是早就没法力了吗?”连王母娘娘都如此震惊,看来整个天庭都要抖一抖。
“可能是谁放走了他。”太白金星幽幽道。
“谁那么大胆子?”王母的脸已经铁青。
“臣不知道啊。”
“不知道也要知道!我要让这个大胆狂徒,生不如死!”
王母狰狞的面容,把太白金星吓得差点当场瘫倒,他本来就胆小。如今,只能抓个替罪羊让王母消了这口恶气。他想到了,紫霞仙子曾经到过囚孙悟空的五指山,会不会。

一线天

很多年后,皓南还是说不清在那样危急的一瞬间,为什么始终不愿放开排风的手。当排风一棍向卢善衡打来的时候,他是出于本能迅速还击,但当排风掉下山崖的时候,那同样迅速的一拉,也是本能吗?和她一起坠入那万丈深崖,但愿这次能够重生。
迎接他们的是崖底的一汪深潭。皓南原来不会游泳,排风救起了他,来不及想为什么这样厉害的人物不会游泳。人总是有弱点的。
第二日两人醒来,尴尬无比,处处提防。排风十七岁了,和一个陌生男子独处本已不自在,更何况是自己的仇敌。她也不解,为什么皓南当初会出手救自己,似乎自己的利用价值比皓南的生命更值钱。还来不及想清楚前因后果,她便又被这个孤高的男子深深激怒。她看不透这个仇敌,就如同她也想不明白他们北汉的祖先为什么要在这崖底建起皇宫。所谓对仇人的厌恶,不过是人的本能,如同你看到只蚊子,会立马打死它,无须去考证它是只公蚊子还是母蚊子。排风忍不住讥讽他们当年羸弱的小国,想一统天下简直自不量力。皓南瞪着她,却忍不住苦笑了,他那赖以生存的理想,连这个小女孩都认为是荒谬的。只是他只能这样活着,复国,仇恨,从当年双亲被杀,自己被宋兵打落崖底,而后受尽伯父虐待开始,便是他生命的全部。如果有选择,他也愿意做一个永远生活在阳光下的平凡的孩子,没有北汉皇孙显赫却又无奈的身份。可是一个亡国的后人,本以缺少关爱,偏偏又掉入崖底,受尽折磨。既然世人没给他讲过良心,他又何须给良心于世人?击碎伯父的尸体是痛快的,如同变成妖孽的轻松,再也不用为世间道义所累了。皓南的疯狂和凶狠让排风更加迷惑,果真丧尽天良,为何他眼中有泪?这个男子并不是卑鄙无耻,否则在自己中毒箭的时候,怎会又一次出手相救,为自己吸毒却无半点轻薄之心?也许这世间的善恶并非如此纯粹。戏弄自己,欺骗自己也就罢了,排风最无法忍受的是一个眼里只有利用和死人的人。生活如此美好,为何偏偏有人要把黑暗带给人间?她质问皓南,为何如此没有血性,难怪她家少夫人死都不肯嫁他?这一问,触动了皓南身上和心上的伤,如果有选择,难道他不想寻找自己的真爱吗?他只能狂妄地告诉她,没有穆桂英他也能复国。连感情都卖给复国的人,生命里怎会有绚烂的色彩?
无意间发现皓南儿时的日记,让排风终于明白这个男子是如此的可怜与无奈。他的伯父把杀亲丧子之痛全部发泄在一个七岁的孩子身上。那是做帝王不得,失去全部的愤恨,然而这愤恨无形地传给了皓南。于是那个爱和小鸟说话的天真的孩子终于死了,因为没有希望的人间,注定不是活人能待的地方。六年后,和伯父爬出山崖,一掌将其打落,享受老头在崖底的呼嚎,皓南的人生里,只剩下对失败者的嘲弄。第一次走进另一个人的故事,却是如此的凄惨和悲哀。当自己的父母被卢善衡杀死,流落街头的她,却得到了杨家的关爱。在这样的乱世,她能够完完整整地活着,真的只是幸运了。她悄悄为他拭泪,这一幕成为皓南今生的安慰。然而,他永远只能是那残酷的妖孽,于是他击碎石板,过去与将来永远不再属于真正的自己。穆桂英那一刀再狠,却狠不过自己无法抹去的过去。五月初五双亲的忌辰,叩拜,明志,泪却挥洒。复国,杀了大宋的狗皇帝,仿佛这样他的人生便能完整。排风悄悄跟在他的身后,想扶起他,抚慰他的痛苦,却被他一把推开,仇敌还是要继续做下去。然而,在排风面前,皓南终于展开了难得一见的温柔与善良。医治鸽子,看着它展翅飞翔的时候,这个男子脸上的纯真笑容,让对面的女子芳心暗许。他本来就是个招人喜爱的男子,更何况那份柔情让排风忘了对立的身份。她答应他以后请他吃汴京城的大烧鸡,但世间恐怕只有排风这样单纯的女子会相信有这样的可能。偷偷看着她熟睡的脸,晨曦初露的时候,他告诉自己忘了她,只怪月老绑错了红带。
背靠背攀出一线天,皓南把排风先顶了上去。他将手伸向排风,排风没有松开,紧紧抓住,皓南知道她是自己今生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上了崖顶,皓南出手伤了袭击卢善衡的排风,仇人只能是仇人。但他眼里的心疼,逃不过卢善衡的眼睛。老奸巨滑如他,又怎会不知一个烧火丫头的利用价值,尽管他不知道什么才算是真爱。
一路走走停停,总算到了卢府。皓南想就这样一辈子把她留在身边也好,只是这倔强的女子用绝食向他抗议。用言语相激,最后竟承诺把仇人交给她,一切不过是哄她吃饭而已。然而卢善衡又怎是省油的灯,他终于找到了强悍少主的弱点。他挟持了排风,皓南彻彻底底地败下阵来。万两复国黄金都比不上排风的安危,他毫不犹豫地杀了卢善衡,替排风疗伤,尽管自己旧伤未愈。凡人的爱情大抵都是如此,只是那个如妖孽般的男子,却也为凡尘中的莲花停住了脚步。
那个雨夜,排风告诉皓南,她喜欢他。“皓南,我会等你!”她雨中的呼喊让皓南迷醉了。于是,这段两败具伤的孽缘,成为了天上人间的绝唱。
观音缓缓睁开眼睛道,“不好…”

天上

缘灭
五百年太短,没有时间细细品味得到的快乐,就要这样失去。
紫霞仙子被抓去天宫的时候,小莲无能为力。跪在王母面前,紫霞仍然一脸平静。
“你可知自己犯了什么罪?”王母的声音,让所有人发抖。
“我没放走孙悟空。我只不过给他讲了个故事而已。”紫霞缓缓地说着,仿佛是在讲别人的故事。
“你,你还不知罪?”太白金星慌忙插嘴。只要她认了罪,他自己便安全了。
“他现在只是只普通的猴子,你们为什么还那么怕他?”
紫霞的这句话触动了王母最脆弱的神经,她不禁怒火中烧,恶狠狠地尖叫道:“给我灭她元神,打下凡间!哼,我灭了你元神,你连人都不一定做得了,看你还有运气做神仙?!”
二郎神把紫霞押出天门,一脸无奈。几千年里,她是第一个要被灭元神的神仙。小莲哭喊着奔向紫霞,姐姐不要走!紫霞朝她轻轻地笑笑,妹妹再见了。
灰飞烟灭,也许是永别。

人间


排风病了,一路走得跌跌撞撞。皓南心疼,却只能远远地望着她。听说边关又起战事,排风只能往军营的方向去。路上,居然碰到了回杨家送信的廷贵。听着亲人的嘘寒问暖,排风的泪再也忍不住。从小到大,排风在人前总是嘻嘻哈哈无忧无虑的小丫头。就像所有经历过恋爱的女孩一样,排风也变得温顺而多愁善感。廷贵想她这段日子在外面必定受了不少委屈,想劝他却又不知如何开口。他一辈子是武夫,实在不会温言软语,更何况对着平日大大咧咧男孩般调皮的排风。他能为排风做的,只能好好照顾她直到回天波府。从廷贵一路的唠叨中,排风知道了桂英怀了孕,也知道辽军突然退了兵。离开家太久,很多熟悉的事情变得如此陌生,只有紧握的那块玉佩,让排风觉得心灵有了寄托。
林子里,一群蒙面杀手突然袭来。仿佛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在渐渐离排风远去,廷贵大哥死了。排风以为自己的生命也会没来由地终结在这个林子里的时候,皓南却突然出手救了她。救自己,为何独不救杨家人;爱自己,为何始终憎恨天波府?她质问他,明明知道是个无法回答的问题。排风只是记住廷贵的遗言,遇到任何不如意的事情,都要坚强。十七岁,该是一个女孩子成长的年纪了,但对于排风,这代价实在太大。
皓南的心和排风一起疼痛,如果她真的恨自己一世倒也干净。割舍不下这份感情,一路他紧紧跟着排风,没有言语,只是默默守护。这条路终于走到了尽头。军营到了,排风催促着皓南赶快离开,皓南明白了,排风最恨的,是自己在山洞的不辞而别。军营的巡逻兵走近了,排风再回头,今生的爱人如妖孽般消失在晨风中。他,真的离开了。
皓南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宋辽的边界,没有家,没有亲人,生命中唯一珍爱的女子也不再拥有。二十三年人生路,为了一个渺茫甚至幼稚的理想,值得吗?在某一个瞬间,他也是如此渴望平凡的生活,排风俏丽的笑脸,或许北汉种种本身就应该随着历史的烟云而消散。但父母的惨死,历历在目,谁来还他们一个公道?双手早已沾满鲜血,心态已然苍老,注定不能回头了。
阮家村,皓南重遇师父。这个叫陈希夷的老道长,慈祥却严厉。当年他爱皓南之才气,收他为徒,教他术数武功,却始终无法点化这个徒儿,只能割断师徒之缘,把他赶下山。只是他眼里心术不正的徒儿,却是天赋异禀,若干年后重遇皓南的时候,他的能耐早已超过了师父,更超过了他的同门穆桂英。当时希夷老祖毅然逆天而行,帮桂英改了姻缘,只为了亲如女儿的徒弟,下半生不被困在和皓南的婚姻牢笼中。恨,便这样种下了。众叛亲离,才会孤注一掷,更何况在这世间,除了排风,没有人相信皓南,他何苦对这人间慈悲?
希夷老祖苦劝皓南回头。既然当初早已放弃皓南,如今又何必怜悯他的苦痛?拥有幸福的人,往往理解不了别人的伤痛,于是便希望自己的幸福生活不要被他人的不幸所打扰。幸运与不幸,不过是运气的好坏而已,硬要像命运追讨个缘由,便会成为这世间的罪人。这便是人间多数人的幸运对少数人的不幸的暴政。希夷老祖也只看到了多数人脆弱的幸福,却忽略了不幸的人对这不公平人间的仇恨。他本想免人间一场浩劫,却因这错劝而让皓南越加坚定。他只知皓南复国是为了得天下,却不知他为何要得天下,这是一个他到死也不明白的问题。皓南毫不留情地结束了师父的性命。放不下执着,没有别的选择,失去了醉人的感情,绝情绝义,他终于真正成为了妖孽!

二 : 五六七八

五湖四海皆明月,

六朝故都长安街;

七夕又见团圆时,

八月中秋酒杯斜。

三 : 人生三宝、八招、七情、六不可

说话三宝:请、谢谢、对不起;

处世三宝:谦虚、礼貌、赞叹;

教养三宝:安静、慈祥、沉稳;

家庭三宝:喜欢、幽默、体贴;

客厅三宝:书橱、盆花、壁画;

饮食三宝:均衡、节制、感恩;( 文章阅读网:www.wzkewei.com )

健康三宝:步行、少欲、气和;

学问三宝:活用、广博、实在;

学习三宝:谛听、接受、思维;

交友三宝:诚信、正直、贡献;

人心三宝:真实、善良、宽容;

与上级处三宝:服从、忠贞、说是;

女士三宝:青春、健美、气质;

男士三宝:英武、信德、才能;

幸福三宝:吃得下、睡得着、笑得开;

解决问题三宝:面对、处理、放下;

人生重要之三为:朋友、健康、事业!!!

人生八招一、结交两种人:良师,益友。

二、配备两个医生:运动,善食

三、坚持两项原则:做人让人感动,做事让人放心。

四、多吃两样东西:吃苦,吃亏。

五、培养两个习惯:看好书,听演讲。

六、追求两个一致:兴趣和事业一致,爱情和婚姻一致。

七、记住两个秘诀:健康秘诀在早上,成功秘诀在晚上。

八、争取两个极致:把潜力发挥到极致,把生命延续到极致

人生七情最难断的是感情; 最难求的是爱情;

最难还的是人情;

最难得的是友情;

最难分的是亲情;

最难找的是真情;

最可爱的是微笑的表情!

人生六不可 有一种东西不可欺骗,那就是感情;

有一种东西不可愚弄,那就是真诚;

有一种东西不可缺少,那就是友情;

有一种东西不可言传,那就是思念;

有一种东西不可原谅,那就是背叛;

有一种东西不可拯救,那就是绝望。

四 : 八三四七六

清晨的雨滴落在窗前,啪啪声夹杂着鸟鸣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每天眼睁以后,总是习惯的打开手机,再点开微信群,看看谁发出了第一声问候。我们彼此把最好的祝福相送,慰藉着内心长久的牵挂。其实,我们早脱下了军装,但曾经的青春岁月在军营流淌,那情那景并没有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淡忘。相反,象一杯老酒越来越醇,越来越香。我们始终记着自己还是一个军人。尽管在现实中我们脱下军装好多年,但总认为身上还是穿着绿色的军装,自己还是一个军人。多少年去了,我们就是拥有着这种特殊的情怀,让一生时刻不忘。

人生的军旅历程,是那火热生活赐予我们生命的烙印。亲爱的战友,因为我们都曾拥有过相同的时光,所以以后的日子总是这样五彩缤纷灿烂走来,散发着芳草般的青香。忘不了分部旁的荣巷小街,还有小街上的那家照相馆。我穿上新制式军装,戴上大沿帽的第一张照片是在这儿拍下的。还有我们穿过马路,再行几百米就可以爬上梅山。山上还有一架石磨。我曾在周末和傍晚的时候,沿着山路登上山顶,好多次的登过。还有我常想起锡惠公园,门前摊点的豆腐脑上还撒着虾米,青葱,依然晃荡在眼前。多少年去了,仍然那样的诱惑着我。

沉默的时候,或许正在怀念。有人说喜欢回忆的人开始衰老。当然啦,老去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无可争辩。可是,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回忆到军营生活呢?这绝不是人人都能享有的。特别是我们这批人,一茬又一茬的,都会记得这五个数字,且是这样顺序排列的,那是我们的番号,更值得自豪。我捧过印有这五个字的搪瓷碗,排队在饭堂里,那无锡大米在我饥肠辘辘时飘来的香气是那样强烈的诱惑着我。盛在碗里的大米饭晶莹剔透,我一口菜没吃,就吃下了半碗米饭,是那样香甜。那饭堂前的几排平房直击着我的脑海,任何级别的地震也无法让它们在我脑海里坍塌。三排长长建造的青灰色平房中央是直穿的长廊连接着饭堂。在前一排的一半是卫生所,屠利德科长的住处在其后。孙俊成参谋的住房在中间一排的右侧第三间。孙参谋去院校深造其间,我在这住过。之前我住在政治部的小红楼的底层,一房隔二间,和张剑萍参谋住一起。那时张参初涉爱河,收到女朋友激情滚烫的文字,觉得女孩应是个才女。有点畏怯,怕自己承受不了。三思以后便想谢绝。谁知反倒加速了他俩的爱情步伐。我们在一起,就这样坦诚的交流着。后来张参去了院校,我也调整了住处。那时干部科的吴干事,徐干事都住在这红楼里。

记得那年全军仓库整修会议在浙江某部召开,我同卫生处费助理前去做好保障工作,朝夕相处半月有余,彼此相交甚好。费助理是南京人,他带我去过位于雨花台边近的住宅,房子属于大宅院,建造得有些年头了。在他家用了中餐。那盘拍开了的红皮小萝卜,是新鲜糖醋的,口感极好。这些年来,我一直认为那是吃得最美味的糖醋萝卜。离开部队以后,我一直想念费助理。若干年后终于打听到费助理在南京一家军队医院当院长,很是兴奋。我立马拨通了他的手机。可惜时间久远了,他已记不起我。但我还是忘不了过去。再以后有次机会我去了金华,联系上了张剑萍参谋。他得知以后,专程从较远的异地赶来,让我好生感动。他不仅热情的招待我和一行的同事,还在宴后和我促膝交谈。次日一早又来送行。我多次邀请他,来我的家乡安庆走走。可他一直没有给我机会。我想他会来的,他没有忘记我。

生俊和春友来了,尽管已是秋天,我的心却象春天般温暖着。那是个假日下午,战友松楼告诉我的战友来了,我正躺在床上,听到这个消息,我立刻兴奋的从床上跳下,驾车赶到他们下榻的天域宾馆,一起共进了晚餐。尔后的十多天的日子里,我们似乎形影不离。不断的交谈,从观音洞水库、陈独秀纪念馆、到巨石山的山洞,脚步所到之处,就把回忆留在那里。许多往事和一些人,被我们一一想起。激动起来就拨通他们的手机,比如说俊成我们就现场通了话。这些日子我是亢奋的。好久没醉了,也自个把自个整醉了。酒醒以后,我就写下这篇文章,献给我的的战友们。衷心的祝愿他们开心每一天,快乐健康永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