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文章网, 最全、最新、最实时的知识分享平台!

www.mgm828.com:儿子半夜偷偷的插妈妈/大奶妈偷情

作者: | 人气:18231 | 时间:2017-01-18

老虎机游戏:鼓励制造业企业通过银行间市场发行资产支持票据,以及通过交易所市场开展企业资产证券化,改善企业流动性状况。

一 : 大奶妈偷情

傍晚回家,大白与一个胖男人正在厨房忙活,两人合起来能有五百多斤,把个不磊的厨房几乎塞满了。他们有说有笑的,见我回来,大白热情与我打招呼。胖男人在炒菜,大白蹲地上摘菜,可能是裤腰太浅,可能是臀部太大,她在那里蹲着,露出大片白哗哗的后腰,两瓣滚圆的一臀及深深的臀沟都暴露无遗。中午吃得太多,晚上没有胃口,我就洗个碗泡点方便面吃,“就吃这呀,一会儿一起吃点?”大白对我说。那男的闻声冲我笑一下。我再木也能看出门道来,笑着谢了人家的好意。

我回到卧室吃了面,刚歇一会儿,听到大白那房里说说笑笑,已经开喝了,我想得到位他们可能会做什么,二王八嘱咐我关照他的老婆,可不是看管……心里有些发紧。这娘们胆子太大了,在外面还不行,整家里来了。

我打开电视,将音量放得很大,盖住对门房中的声音,我想这样心里会安静一点。电视机播报着新闻,我仄歪在床上,也许这几天睡得太少,我觉得有些倦,昏昏然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吱嘎,吱嘎嘎……”隐隐约约的声音,谁家贪晚干木工活?好像不对劲儿……朦胧还像素有个温软的胴体偎在我身边,我紧紧搂住,搂住。就在这时我听到一声猫一样的叫,“支嘎嘎,吱嘎嘎……”声响又起,似乎还夹杂着女人呻吟声。这声音是从对面大白房中传出来的!这个发现叫我心跳不已。我呼地坐起,屋里只有……只有我一个人。

“咣咣咣”一阵暴响震得墙直颤。我迷糊糊坐起来 ,屋进城的灯还亮着,时钊指向十十二量,夜已深入了。我正在脱兔衣入睡,“咣咣咣”的暴动响当当又透墙传来,伴随不定期有时断时续的“吱嘎”声。“哦------”女人的尖叫令我震颤。大白在与人交媾,这娘们怎么做起没够?对门的声音扰得我无法入睡,不公床板,简直打夯一样水泥地都跟着颤。粗重的喘息声、大白尖叫声从门缝里传过来。“要!要!使劲儿,你他妈怎么不使劲狎呀,噢6”“呼”地一声,墙在颤动,不知是谁头或脚夫撞到墙上。那声音听熟了,我甚至能从声音里辨别对门男人在做什么动作。抽动,提升、探底、扭晃……男人气喘如牛,女人尖叫不已。我突然感到脸红,强行把自己蒙在被告下,那声音还是玩强地渗透过来。使我无法安枕,必如脱兔。我在黑暗中想像她的胴体体,我在迷朦中幻化成那个男人,我亢奋得难自持,伴着床板的“吱嘎”声和女人的呻吟声开始自渎……

大白嘶叫着,不知是快乐还是痛苦,随着“咣咣咣”地暴响,寻越发凄厉起来,有时还会骤然间停止,我在想那男的,不会把大白干死吧?

二 : 偷儿

天冷的刺骨,即使裹着厚厚的棉袄,带着毡帽,拥挤在熙熙攘攘,翘首以盼火车到来的人群中,也照样是冻得瑟瑟发抖。

“我说,这车到底什么时候来呀。”一老太太一边打理着自己刚被边上小孩手里的糖葫芦糊到的袖口一边发问。也不知道问的是身边的老伴还是这被人堆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月台。

“急什么急,东西都拿好了,等会火车一来就赶紧挤上去,别落下了。”老头儿正说着,远处传来了火车的汽笛声,大家被治安人员从月台边缘赶了回来,一阵骚乱后,带火车停稳放行了,便一股脑的向前挤去。到站的人想下去都难,有的人矫健,从窗户里钻了出去,但不一会窗户也被要上火车的人群占领了。

终于两人挤上了火车,也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两人一屁股瘫在掉破旧的绿长椅上, 喘着大气,嘴里冒出白色的水汽,随着火车的汽笛声一阵一阵有规律的呼出。对面一个瘦瘦的带着贝雷帽的中年男子正叼着烟,饶有趣味的看这这对老人。

“我说,看紧点东西,当心贼。”老头儿也掏出了烟点上。

“看着呢!磨叽什么。”老太太一脸不满的回答道,眼睛一瞥看见了对面的贝雷帽正盯着他们看,又连忙不好意思的将嘴角往上挤了挤。贝雷帽也报以轻松一笑。( 文章阅读网:www.wzkewei.com )

一切都终于不再那么闹腾,伴随着唠嗑声和小孩的哭啼声,火车终于平稳的开始前进了。那老俩口安静的靠在椅子上,找不到打发时间的方法。

就这样过了几个钟头,对面的贝雷帽掏出了一支笔,在手心上写了些什么,向对面的老头儿老太太摊开手掌,说道:“大爷大婶,我就是这个。”

老太太瞥了一眼,眼角的鱼尾纹消失了,她的眼睛仿佛回到了年轻时的模样。老头儿这时也凑过来看,看见了那个黑漆漆的“偷”字,不禁紧皱起了眉头:“啥!”

“您放心,我不会在这里开工。”那贝雷帽嘿嘿一笑,接着贝雷帽又点上了一根烟,继续说道:“再说,我都和您说了我的职业,也不能在这里干什么了。”

老头儿还是高度紧张着,问:“啥!咋和我们讲这个?”

贝雷帽靠回椅子上,说:“银行,供销站,我只做大买卖。”贝雷帽很是得意,仿佛在说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老头儿还想说些什么,只听到车窗外“当当当”的响,原来是火车到了下一站,又是一阵骚动。

“我说,我下去买俩个茶叶蛋来吃。”老太太说。

“得了吧,你看这挤的,那么多人上来下去,你哪下的去!”老头不屑的说着,正想接着说些什么,但肚子突然不争气的“咕”一响,便沉默了。

那贝雷帽嘿嘿一笑,说:“正好我也要下去买些吃的,我帮你们捎来吧。”

老头迟疑了半秒,便掏出一块钱给他,说道:“那谢谢您呐。”

“你们稍等。”贝雷帽接过钱,起身走到车窗边,矫捷的钻了出去,留下两个目瞪口呆的老人。

“我说,你就不怕他直接走了?”老太太问老头儿。

“管他呢,反正饿了,能带来最好,他走了也就这一块钱的事。”

不一会,那贝雷帽果真回来了,从车窗“溜”的钻了回来,将茶叶蛋递给两个老人,还返还了找零。

“您二老瞧,我这人呢,工作要做,好事呢我也做,好坏一抵,也不怕报应。”贝雷帽又点上一根烟,舒舒服服的靠在了椅背上。

“你就不怕进去?”老头儿问。

“进不去,我一个地方完事了,扒上火车就走人,等他们发觉了,我早就在别的地方了。”贝雷帽深吸一口烟,惬意的吐了个烟圈。

三人接着就沉默的坐着,直到火车到了终点站。

老俩口下了火车,觉得肚子还饿着,就到附近的一家面馆里吃碗面。刚一就座,老太太忽然发现了什么。

“我说,你看那人也在这里啊。”老太太对老伴说。

老头儿循着老太太所指处看过去,贝雷帽果真坐在那,正挥手向他示意,老头也挥了挥手。

老头儿正想转过头去不再看他,这时只听清脆的“啪”的一声,大家的目光便都循着声音的出处看去,原来是邻桌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将一只碗给打碎了。

店主闻声赶来,见到一地的碎片,便破口大骂:“长没长心啊你!”

“真对不起啊...”那老头子正要道歉。

“别说什么了,赔钱!”店主不依不饶。

“要...要多少?”老头子问。

“怎么着也得五块钱吧。”店主狮子大开口。

“这,这么多,我没那么多钱啊。”老头子苦着脸。在那时候,五块钱一只碗,是天价了。

“拿不出你就别想走!”店主不依不饶。

在一旁的老头儿老太太看呆了,都在心里骂这店主黑心。

“我帮这位老人家赔。”

这话音刚落,在场的人都打了个激灵,只见贝雷帽起身掏出五块钱放在桌子上,也不多说就走出了面馆。留下一群惊愕的人。

“这人是个好人吧。”老太太自言自语道。

“瞎说!”老头儿说。

三 : 【偷儿】

【偷儿】

文:七七

偷儿是谁?谁是偷儿?偷儿是我!我就是偷儿!说来你断然不信,甚至会瞪我几眼,唬道:“七七,为人师表的,万不敢乱说!”可我是偷儿,这是有历史可追溯的!我虽称不上大偷、惯偷儿,但从小到大确实偷过不少的东西,还曾因东窗事受过责罚,说来颇难为情。

阿爹说我天生就是个偷儿,刚一出世便偷了专属于他的那个柔软的怀抱以及阿娘的大半颗心。可不是吗,打有了我,阿娘的目光便随了我:随着我哭、随着我乐,有了好吃的、好玩儿的首先想到的是我而不再是他了。阿娘不在身边时,阿爹总会用他粗粗的、长着小刺的手指头戳我的鼻梁骨,忿忿地说:“你这个偷儿啊,哪天把你给扔了去!”当然,这仅仅是个玩笑话,阿爹还是爱我的,他的为人在四村八岭也是屈指可数的,他的德行可是我一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产。

话说回来,存在我记忆里的第一次偷儿估摸是在五岁光景。那时候,我们还住在老宅子里。在我家卧室里立着一个赤红的樟木柜子,那柜子底下的抽屉暗藏着不少的玄机,阿娘的宝贝儿物件儿全藏在那儿,平日里压根儿就不让我们触碰。寻个爹娘不在家的日子,我叫上妹妹,攀上房门,用脑门顶开门梁上的小窗,溜进屋,打开抽屉一探究竟。只见那里头放满了瓶瓶罐罐,有鸡蛋、红枣、绿豆、梅干菜,还有一些尖尖的、红红的辣椒。那时候小,不知辣椒为何物,平时看着阿娘哧溜哧溜嚼得挺香,连我和妹妹都没舍得给,定然是个宝物,便抓了两根,原路溜出房间,拉着妹妹躲在柴房里,一人一根分着吃。结果可想而知,我那愚钝的妹妹刚一口咬下便“鬼哭狼嚎“了起来,那惊天动地之势不仅招来了爹娘,还让傻傻杵在一旁的我被关了禁闭。至此,我不敢再打那个柜子的主意了,甚至一看到辣椒就心有余悸,浑身都不好了。

看到这儿,你们该“幸灾乐祸”地说:七七,挨罚了吧,看你还偷不?!果真如此你们就小瞧了我,区区的一次禁闭是消不了我偷的念头的?没过多久,我就把目光瞄准了那个叫“吉水庵”的寺庙。吉水庵不大,因高踞在村后头的吉水峰而得名,虽是个“庵”,却没有悠扬的晨钟暮鼓及念经诵佛之声,平日里就一个上了年纪的水伯在那儿看门、打扫卫生。从村里通往吉水庵的山路狭小而悠长,路两旁树木林立、花草丛生,一般的小孩儿没大人陪伴是不敢前往的。可我是谁啊?我可是偷儿啊!没点上天入地的勇气怎敢在江湖上混迹?但凡我“想念”吉水庵了,便独自穿过那条小路,一路蹦达到庵里,跟在水伯屁股后面,帮着提水、扫地、擦洗神像,哄得他一见着我便一脸的灿笑,还端出过了期限的贡品由着我“挑肥拣瘦”。临走的时候,水伯总会拉着我的小手说:七七,常来啊!水伯的这个愿望我自然是要满足的,不仅仅是因为他能轻易地满足我这个吃货的心愿,还能由着我躲在神像后头一探朝拜者的秘密。看着信男善女们衣着光鲜,对着那尊慈眉善目的神像顶礼膜拜,或忏悔、或祈祷,不失为一件有趣的事儿。刚开始时,我总喜欢在临睡前,趴在阿娘的怀里,说说张三李四的家长里短,可刚一开口,阿娘便制止了:“七七,你是从哪儿听来的这些?记住了,你是男子汉,不敢嚼舌根的!”见阿娘那一脸的严肃样儿,我不做声了,生怕言多必失,一不小心便揪出了我是个偷儿的惊天秘密。( 文章阅读网:www.wzkewei.com )

俗话说:“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况且我是个并不聪明的偷儿,失前蹄、栽跟头也自是难免。在我们村,有个矮矮胖胖、五官不算清秀的姑娘,人人都叫她“贵州仔”。原本我和这个连名字都不屑打听的姑娘八竿子也打不着边,但在她声泪俱下的故事的牵动下,我决心为之铤而走险一次。她说,她原是贵州人,8岁左右被拐来。她说,养父母对她不好,但也不坏,她想她的家。她说,她在偷偷地谋划一场逃亡,她要一分一毫地攒钱。她说总有一天她要回到她魂牵梦绕的故乡与家人团聚。末了,她说:七七,你能帮我吗?我沉默了,因为我不知道我能帮她什么,该怎么帮,甚至无法理解她对一个比她小的孩子说这些话用意何在?但是“七七,你能帮我吗?”这句话魔一样地时刻盘旋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某日,待阿爹睡着,我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翻找他的衣袋。正当我拿了张十元钱准备离去时,被阿爹一把拽住,斥问我为啥偷钱。我诚惶诚恐地立在原地任阿爹怎么训斥就是闷不吭声。那一刻,我多么希望除了自己,世间万物瞬然静止,好让我掰开阿爹的手,逃之夭夭。奈何,我还是被阿爹扒了裤子按在板凳上,一阵地乱揍,那屁股疼得好几天都下不了地。事后,因半是羞愧、半是愤恨,我没再去见“贵州仔”了,不过,当我听说她逃走的消息后竟然神兮兮地抹起泪来。

再后来,我背起了阿娘亲手缝制的书包端坐在课堂里,聆听先生的教诲,明白了“偷”是一个不齿之举,暗地里为自己曾经的行为感到羞愧,渐渐地收敛了,不再偷了。不过,先生也说了:读书人窃书不算偷,古人凿壁借光也不为过。先生说这话时,整好有一束阳光穿过云层、筛过枝叶、透过玻璃洒在他身上,顷刻我的世界都跟着变得温暖而美好了,也不由地让我想起了阿娘卧室里的那个赤红柜子,那个柜子里就藏着一大摞厚厚的书。阿娘说,那些书小孩子看不得,也看不懂。可先生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姑且就将那些书“偷”来,即便被抓个现行也有理由搪塞吧!

心意已定,我便有事没事的往爹娘的卧室跑,趁其不备,随手摸一本书往怀里一塞,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出房门,躲在堆满柴火的阁楼里,借着从瓦顶的天窗射进来的光一看就是一下午。阿娘的藏书可真多,有《书剑恩仇录》、《七剑下天山》、《白发魔女传》、《红楼梦》、《平凡的世界》,甚至还有诸如《金瓶梅》、《废都》、《丑陋的中国人》这一类的禁书。不管看得懂还是看不懂,能不能看,反正那一柜子的书在爹娘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我一一“消灭”了。偷之巧、读之乐至今念念不忘!

在后来的成长路上,我的日子基本上是风轻云淡、波澜不惊。不过,偶尔我还是会上山偷几片柳枝编顶草帽,拐到吉水庵看望水伯,听他讲吉水峰的山山水水,然后稍作修饰搬到我的文章里;偶尔我会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大人,因偷得些许艳羡的目光而暗自欢喜;偶尔我也会文艺地追几只蝴蝶、采一缕月光装饰我的一场春梦。直至有一天,水伯离我们远去,吉水庵因改建而变得陌生,我才恍然发觉:时间才是个神偷,它会在不知不觉间偷走了我们的时光、改变我们的容颜,甚至会霸道得将我们从这个空间偷换到另一个空间去,没有商量,不管你恨不恨,也由不得你愿不愿意。

然而较之时间,偷术更为高明的是那个名叫“依依”的女孩儿,她是水伯的小孙女。小时候占卦,算命先生说这孩子命里与故土缘薄,不宜亲近,无怪乎自小到大她与故乡两不相识。在水伯生命的最后一个月里,依依还是跟随着父母回乡陪伴这个曾经孤独、寂寞的老人。依依的命里之说,我不好追问过多,不知灵或不灵,我只知道,她一出现,便如磁铁一般将我紧紧吸住。依依生得明眸皓齿、肤若凝脂,二八年华便出落得楚楚动人。最为迷人的当属她那闪着青春光彩的笑容,像—朵在夏雨之后悄然绽开的睡莲,稍稍一眼,便恍若千年。

水伯走了,依依也回城了,上车前给了个邮寄的地址,要我有空给她写信。我没放在心上,心想着她会像我生命里的其他过客一样,匆匆地来,自会匆匆地去,挥一挥手,一切也就不落痕迹了。可当我发觉这日子变得漫长了、无边了;当阿娘在我耳边絮叨:“七七,别魔症了,好好吃饭、好好走路!”时;当不论我端坐着、行走着,抑或打着瞌睡,眼前无端的闪现依依那娇俏的模样时,我才确定自己的那颗心已然被依依掏空。这个偷儿啊,俨然要我费心思追着她要回我的那颗心来。可凭我这资质,我要得回么?在要回来的同时,是否能顺带着把依依的心给偷了来?

想着想着,我翻找出了那本20年来的经验之作《偷心术》,嘴里悻悻地哼着那首陕北小曲儿:“想你想得没缝缝,哥哥想妹想得瘦,喝碗香油也不长肉,醒着是她梦着是她,生生是把人惆怅死了。”直奔那个堆满柴火的阁楼去了……

四 : 妈妈,你不要偷偷流泪

妈妈呀,妈妈,

你从日落望到日出,

望穿天涯还在想念爸爸,

他已隨彩云飘向天国,

妈妈,你不要再牵挂.

妈妈呀,妈妈,( 文章阅读网:www.wzkewei.com )

你从日出忙到日落,

汗水伴着泪水为养这个家,

儿女的事都挂心上,

妈妈,你又添了白发.

妈妈呀,你不要偷偷流泪,

我长大一定会撐起这个家.

妈妈呀,我要你再找一份爱,

我长大一定会真心报答他.

妈妈呀,我多想天天看你笑,

那是我心中开不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