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名战士一个“家”,他们是守在山巅的信号兵

栀子花从冬天开始孕育花苞,直到来年初夏才开花。看似不经意的绽放,却要守候寒风、冬雪和春雨。栀子花并不特别,却隐喻一种历经风雨、永不褪色的生命本质,一种虽处艰苦环境却仍然昂扬向上的坚韧品格,一种象征精神、灵魂的脱俗气节。

去年,毛寅杰顺利转改士官,因为业务能力提升,他还承担起台长授予的技术保障任务;再后来因为工作出色,又被吸纳为党员发展对象……

中士许冰冰今年26岁,前段时间,他代表信号台参加上级组织的专业比武,不声不响拿了个冠军。许冰冰性格内敛,平时话少。山上有官兵们开垦的一垅菜地,许冰冰主动承包了下来。每次值完班,他都要到菜地走一圈,浇浇水、拔拔草,跟菜苗“说说话”,呵护菜苗就像爱护自己的眼睛。

点亮心灯,也便照亮一条心路。

点一盏心灯,照亮一条心路

一树又一树新绿,记忆、歌声飘过,青春飞扬;水兵的坚守化作期许,军人的血液沸腾,勇于担当。守在山巅的一茬茬信号兵,就是祖国海疆上明亮耀眼的航标灯。

5名战士中,下士毛寅杰的文化水平算是拔尖儿的。自从考学的愿望落空后,他的心里便堵上了块“石头”。又过了一年,毛寅杰面临是否继续服役的选择,他感觉心里那块“石头”更堵了……

帮他卸掉心头“巨石”的,竟是站里的“无言战友”。那段时间,毛寅杰兼职担负4条军犬的饲养任务。每天看着“战友”安然自得,他不断思索:既然不能像海鸟一样翱翔天际,那就要守好脚下的每一寸土地……为了达不到的目标自怨自艾,岂不是自寻烦恼?

老台长的这句话,当时的杨隆说啥也不信。他心想,谁会把家安在孤零零的山头,谁家吃水要到几公里外的山窝里去挑?这些心结就像一块块“石头”堵在杨隆心口,让他一天到晚沉默寡言。

杨隆后来才懂,其实刚上山的战友,每个人心里都曾装着沉甸甸的“石头”。如今肩扛下士军衔的杨隆,已是新战友眼中的“班长”。他不仅坚守了下来,还因为成绩突出立过功、受过奖,心里的“石头”早就被成长的脚步甩在了身后。

“栀子比众木,人间诚未多……红取风霜实,青看雨露柯。无情移得汝,贵在映江波。”在唐代诗人杜甫隽永的诗句中,栀子花的清丽与高雅,源于风霜的洗礼和雨露的滋润。

这山也不算高,除了刮台风的日子,海风还是和煦温暖的。漫山遍野都是石头,一草一花一树,都是台站官兵“手心里的宝”。

每当西红柿、辣椒熟了,台站的5个人一起品尝,分享收获的喜悦。在信号台战士看来,耕种一垅菜地,也是耕耘“爱站建站”的心田。现任台长杜仕伟说:“如今后勤保障好了很多,大家还是喜欢每天往菜地跑两趟、围着田埂走一圈,守山就是守家。”

与今天的淡定相比,杨隆也曾有过迷茫。

曾一心想登上军舰驰骋大洋,却被分配到位于山顶的东部战区海军某信号台,每天守望军舰进出港口……当梦想与现实出现“落差”,情绪也就有了起伏。

又是一年繁花似锦时。海边山巅,雨雾弥漫,东部战区海军某信号台营房前那株栀子花树如期绽放。一季又一季,这株栀子花执着地花开花落,像极了驻守在这里的5名战士。

从当兵前的“网瘾少年”,再到今天的“种植能手”。许冰冰的成长,台站的战友们都看得见。

一树又一树新绿,记忆、歌声飘过,青春飞扬;水兵的坚守化作期许,军人的血液沸腾,勇于担当。守在山巅的一茬茬信号兵,就是祖国海疆上明亮耀眼的航标灯。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一个月前,许冰冰的父母从福建老家来队。这天,许冰冰亲手为他们做了几道“拿手菜”。母亲笑中带泪,望着儿子说:“这里山美景美,最高兴的是看到儿子长大了,懂事了,这兵当得值。”

■洪玉成 武冠军 解放军报记者 刘亚迅

回望军旅路,杨隆的体会很简单: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今天比昨天好,明天比今天好,平淡的日子也能如花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