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岁老兵回忆“重庆舰”

    1949年2月25日,国民党海军最大最强的主力战舰“重庆号”巡洋舰官兵在上海吴淞口起义,粉碎了国民党调舰入江、阻止人民解放军渡江作战的企图。近日,本报记者来到了山东省军区青岛第八离职干部休养所,专访当年策划组织起义的 “重庆舰士兵解放委员会”主席、今年92岁的王颐桢,听他讲述“重庆号”的故事。

王颐桢讲述“重庆号”历史
    清晨5时45分,“重庆号”起航,驶向山东解放区烟台港。“起义成功后我十分激动,当时我通过舰上广播向全舰宣告军舰已经起义,动员全体舰员拥护起义,号召大家为了新中国的成立团结起来。 ”王颐桢说。
当机立断众志成城
    王颐桢曾任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副院长、国家海洋局海洋研究所党委书记。1988年,王颐桢离休定居青岛。 2012年,他编著出版《重庆舰起义——永不磨灭的历史记忆》一书,记录下那段峥嵘岁月。“看到我国海军逐渐发展壮大,我从心底里高兴,我要为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点赞,为我国人民安居乐业点赞。 ”记者 蒋南
    “‘重庆号’是1948年5月19日由英国政府赠送给国民党政府的,最初名为‘震旦号’,后改名为‘重庆号’。”王颐桢说,当年“重庆号”从英国的朴次茅斯港起航,经过3个多月的航行才抵达中国,停泊在上海,包括他在内的600多名官兵在英国受训两年后随舰归来。

    当时,“重庆号”在烟台港遭到国民党飞机的袭击,为了保护舰上官兵的安全,中央指示“重庆号”迅速进驻辽宁葫芦岛。 “我们的成功起义成了蒋介石的心腹大患,他严令空军必须炸沉 ‘重庆号’。 ”王颐桢说,3月17、18、19日三天,国民党空军派出轰炸机对“重庆号”进行轮番轰炸,致使舰体严重受损,6名士兵壮烈牺牲,17人负伤。“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中央作出了保全 ‘重庆号’的指示,最后决定‘弃舰保人’。 ”3月20日,在拆除舰上的重要设备后,官兵打开海底闸门,“重庆号”自沉于葫芦岛。
    “当时国民党内部腐败问题严重,而共产党有作为、有办法,我们这些爱国青年就产生了起义的思想。”王颐桢说,随着形势发展,舰上逐步形成了两个秘密起义组织:一个是以他以及毕重远、陈鸿源等27名士兵组成的“重庆舰士兵解放委员会”,他任主席;另一个是以曾祥福、莫香传等16人组成的起义组织。两个起义组织在酝酿起义和发展成员的过程中发生了联系,当时中共南京市委、中共中央上海局还指派专人联系他们。
    王颐桢表示,1952年春天,“重庆号”被我国海军打捞出水,本想将“重庆号”修好后命名为“黄河号”,重新编入海军部队服役,无奈维修费用太高,只能拆解。 “只有舰上的‘重庆’二字舰牌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捐赠给了中国军事博物馆收藏,成为后人凭吊这艘一代名舰的最后纪念。 ”
拆解军舰只留舰牌
    2月26日清晨,“重庆号”顺利到达山东解放区烟台港,受到当地驻军和人民的热烈欢迎。“到了烟台没过多久,我们全舰起义人员就向毛主席和朱总司令致电,要求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王颐桢说,3月15日,邓兆祥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重庆号”巡洋舰舰长。

随舰归来酝酿起义
    在起义过程中,王颐桢向当时的舰长邓兆祥说明了起义计划。邓兆祥深明大义,毅然加入到起义行列,亲自制定航线并指挥航行,保证了起义的顺利完成。

    1949年2月17日,“重庆号”奉命开到了吴淞口,种种迹象表明,军舰极有可能要开到江阴,阻止解放军渡江。
    “一开始我们打算在航行中起义,但情况紧急,我们当机立断,决定在停泊中起义。 ”王颐桢说,2月25日凌晨1时30分,他和战友们切断了电话电源,控制了所有无线电台,并将值守士兵招呼至雷达室缴械,之后迅速打开枪架和弹药柜的锁,武装了全体起义人员。 “我们当时做了最坏的打算,在弹药库走道上堆满了炮弹,引线露在外面,如果起义失败我们就引爆炸药库,把军舰炸沉。 ”

弃舰保人自沉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