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孟楼与河南孟楼融合发展

    土地改革导致河南富余劳动力纷纷涌向湖北。新街的企业员工中,老街人越来越多。
    从老河口沿328国道北上,车程半小时,两省孟楼一同抵达。
    李爽对记者说,基于交通、历史文化,商贸服务一直是新街强,“去哪儿赶集都是赶,新街有商贸街,老街就不建了。我们的出路不是跟湖北姐妹比商贸,是推行农业现代化。”
    襄阳人也参与河南土地改革。源盛园公司去流转耕地5万多亩,尧治河在那边种酿酒高粱1.4万亩。
    据介绍,新街市场主体虽有2115户,但企业才396家,1719家是个体户,现代理念还不强;新街市场越来越大,唯有现代化经营才能让鄂豫边贸集散中心实至名归;畜牧业正引入科尔沁等现代养殖,强化口子镇边贸实力;粮棉油商贸、旅游农业产业园等,正与老街共融,加快提档升级。
    口音习俗一样,都自称孟楼人,湖北这边叫“新街”,商铺云集;河南那边叫“老街”,清静一些。

    陈学军的酒店开在老街,每天却来新街买菜。他说,两边道路已打通硬化,自来水、下水道已串联,“闭路电视都联网了,客人住宿开发票,才知是在河南还是湖北。”
    发展特色已迥异
    商埠林立,大型超市6家,两家还带扶手电梯;六大交易市场(农贸、工业品、牲畜、粮油、竹木、棉花)一片繁忙。最惹眼,是粮油贸易加工产业带,沿328国道长达10公里,车水马龙。
    两个镇委书记,河南的叫李爽,十九大代表;湖北的叫王岩,由老河口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兼任。都是女性,都作风干练。
    新街的经济辐射已越过省界。安笋粮油购销站、高书和油脂加工厂等,货源逾30%来自河南。

    王岩笑言,我们仍要跟老街“拼”,河南“三权分置”不是忙土地,是忙农业现代化,我们必须加强商贸现代化。
    李玉焕是老街西王庄人,在新街亿百佳超市当导购。超市经理孔随兰说,店员30%来自河南,李玉焕在新街还买了房!
    当年《经济日报》刊发《从孟楼到孟楼》,认为老街“思想不解放”。老街人奋起直追,与新街经济同质比拼20多年。如今,老街却变了,改为以农为主,新街则继续把商贸做强做大。
    2016年,该镇推行土地“三权分置”,耕地流转98.7%,田成方林成网、渠相通水相连、旱能浇涝能排,集中发包,30多家农业公司纷纷涌入,农民收入随之大幅提升。军九村的周俊建爹爹说,他家10亩地,以前收入可怜,如今流转金6000元、粮补分红1000元、打工挣5000多元!
    王岩介绍,该镇市场主体2115户,去年工业总产值同比增长12.1%,达27亿元以上。
    百姓利益是准星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刘振雄 通讯员 刘兵
    “孟楼已不是‘镇’,我们按‘城市’标准在营建它。”王岩说,医疗、社保、水电气等民生建设要有延伸性,商贸投资合作、社会综合治理,都与老街共建共治共享,刑民事案件涉案人经常涉及两镇,新建的综治中心尤重智能化,监控覆盖两镇村落,信息运用、治安检查、调解纠纷等,一体化程度越来越高。

    这对“连体兄弟”,缘何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近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造访了两个孟楼。


    大家都是孟楼人
    一边是希望田野,一边是繁华闹市,经济形态不同,但都以高质量发展为引领,提升的是同一片乡亲的幸福指数。
    农村走美丽乡村之路。记者在新街李河村看到,百余户组成种养合作社,150多亩乌桕、红叶藜等林木花卉生机勃发,还有艾草、香菇等产业;小村墙白瓦黑,60盏太阳能路灯入夜生辉。


    记者返回湖北,新街的景象是另一番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