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节,致敬“生产和平”的人们!

  刊于4月30日《中国国防报》01版

  作家说,“一个农夫、一个水匠、一个士兵,是同一群众的一模一样的碎片、同一圆圈的部分、把子不同的同一工具。”

  一亩田能打多少粮?

  1983年9月19日,天气晴朗。吃过早饭,3000多基建工程兵代表2万名战友,向军旗告别,脱下军装,集体转业。

  只要党中央、中央军委一声令下,纵使路再遥远,哪怕心中再多不舍,从士兵到将军,党叫干啥就干啥,打起背包就出发。

  他们生来为战胜

  那是一幅让人过目不忘的照片:与新疆农垦战士在一起,他席地而坐,身着黑色布疙瘩扣的紧身棉袄,脚蹬的布鞋已经泛起了白边。

  40年前,当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小小的圈之后,2万基建工程兵的命运就此被“圈”进了一个名叫深圳的地方。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深刻指出“军队不生产谷物,但生产安全”,当代中国军人不生产商品,但生产和平。

  军队主动投身生态文明建设,驻守一方,植绿一片。新疆军区某部官兵保护额尔齐斯河渔业生态,西部战区陆军某旅移防高原积极建设生态营区,军队科技工作者“放大招”精准治霾初见成效。

  巴尔扎克说过:“劳动在他们就像一个谜,找谜底一直找到咽气那一天。”当过兵的人更懂得,劳动是劳动者的幸福之源,清闲是清闲者的不幸祸根。

  “在太阳下辛勤劳动过的人,在树荫下吃饭才会心安理得。”回望我们这支军队发展壮大的历史,今天的人们对这句谚语也许会有更深一层领悟。

  1964年3月,1100名海军优秀官兵奉命集体转业,分配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3个农场。老兵王克祥回忆,初到新疆只领到一把铁锹,盐碱地上挖个“地窝子”就算安了家。他们用手指“抠”出千亩良田,靠肩头“扛”来一条条清渠。50年后,老兵苗春仁说,他想要一套水兵服,等自己去世的时候带走做个伴儿。

  赢得了农民就赢得了中国

  人类开发史上的奇迹

  共产党像太阳,不让辛勤劳动的穷人受欺负。红军官兵,也像农民一样热爱劳动。朱德那根扁担,就是一个最好的见证。

  红军初创时期,朱德为农家挑水,被老婆婆当成了伙夫。延安大生产时缺种子,任弼时拿出一个小布包,里面全是从太行山带来的辣椒、茄子、萝卜、白菜等菜种。那时候,毛泽东一再坚持,他自己也分了一亩多责任田,一有空闲必定和警卫战士一起侍弄庄稼。1943年春,延安开展劳动竞赛,中央警卫团战士杜林森一天开荒6.3亩,人送雅号“气死牛”。毛泽东对他说:我看你还是“气死人”,气死蒋介石!

  热爱劳动的军队,才有资格叫人民子弟兵。

  今天,人们也许很难想象他是一位将军、一位共和国部长!他是王震将军,时任农垦部部长,时间为1960年。

  军人职业劳动的特殊内涵

  一根扁担有多长?

  1919年7月14日,毛泽东在《湘江评论》创刊宣言中写道:“世界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中国共产党以解决这道“千年难题”为己任,把土地归还给了农民。一位名叫郭长兴的老人回忆:“分到土地的农民抱着土啊,就上坟跟父母说:爹呀、娘啊,咱分了地了啊,多少辈子都没地呀,咱这回有地啦!”

  助力打赢脱贫攻坚战,中国军人在行动。各部队紧密结合军地实际,努力做好配合搞好宣传教育、扶持发展特色优势产业、开展实用技能培训等10项工作。

  历史上,我军被誉为战斗队、生产队和宣传队。每临大事,子弟兵来了人心定。这种不可复制的“定海神针”作用,源于我军“三队”职能不断丰富和拓展,关键时刻为老百姓不惜牺牲,勇当“生产和平”的人。